新宝娱乐

文苑撷英

白建礼 散文——《春夜随笔》

作者:白建礼     时间: 2019-05-08     点击:2695次    分享到:

春夜随笔


时光冉冉、岁月蹉跎,转眼间已快走完不惑之年,起早摸黑,忙忙碌碌,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重复的生活。昨日,朋友来家里聊天,俩人闲聊时谈到这个话题,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慢慢发现,能够听你说话、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这些真就是一种奢望。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只有两三个固定的密友,能够在你孤寂的时候听你倾诉,也可能一个也没有。这个时候,我们常常会体会到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的那种深深的难以言说的滋味。

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她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被斥责。

茫茫人海,阡陌红尘,通讯录里的名字好几百,熟悉的容颜更是成百上千,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名字的翻过去,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扰,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

有些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

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难;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说真话的人,更难。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越来越找不到真实,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我们的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最真实的心,如今,还能到哪里去找呢?

康熙最爱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里,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朕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把一些国事家事倾诉一番,后来,他不得已废了容妃,每每郁闷时,总要走到容妃宫前,但是,人去宫空,只有寂寞自己默默承受。朱元璋自从做了皇帝,经常和马皇后为国事争吵,可是马皇后归天后,他也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一个人在紫禁城里晒太阳。他们都贵为千古大帝,最后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细细想来,也就如此:你干的事情再伟大,再轰轰烈烈,你也是一个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也希望有一个贴心贴肺、知冷知热、能深刻理解你的思想与情感的人在身边,跟你交流、沟通,这样,你就不至于孤单、寂寞。 

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人多,想说的话也很多,无所顾忌,可能今天会跟这个朋友无所不谈,明天和另外一个人聊得忘记时间,即使是自己编造的故事,几个人也能说的五马长枪、谈得是津津有味。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深深的体会生活的苦,拿出来说说,不是多了一份安慰,而是多了一些道是非的人;烦扰的事,拿出来念念,不是多了一份支持,而是多了一点麻烦给自己。大千世界,红尘滚滚,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生活、工作中能够彼此遇到,能够走到一起,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相互走近,实在是缘份,在人来人往、聚散分离的人生旅途中,缘份不是时刻都会有的,就让我们珍惜身边仅剩的一个或几个相知、相契、相伴的挚友吧!


黄陵矿业  白建礼





上一篇:王英楠 散文——《陪父母一起走近网络时... 下一篇:姜海红 散文——《给生活加点糖》